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毛泽东思想 > 学习实践

第十场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

时间:2016-12-17 11:36:36  来源:网摘  作者:整理

  

  位于北京丰台开阳路8号、北京南站北侧悦秀城购物中心4F的丁是丁卯是卯餐厅。2016年12月12日,中红网-中国红色旅游网主办的第十场走近毛泽东——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在这里举行。(中红网布铁威摄)

  

  中红网-中国红色旅游网主办的第十场走近毛泽东——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现场。(中红网布铁威摄)

  

  毛主席专列工作人员王爱梅讲述在毛主席身边的故事。(中红网布铁威摄)

  中红网北京2016年12月12日电(江山、布铁威)今天下午,中红网-中国红色旅游网主办的第十场“走近毛泽东——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”,在北京丁是丁卯是卯餐厅举行,由毛主席专列工作人员王爱梅讲述在毛主席身边的故事。

  第一次陪毛主席吃饭,毛主席问我:“你敢吃辣椒吗?”

  王爱梅说,我第一次在专列上陪毛主席吃饭,是在见到他老人家后不久。当时,专列即将驶入镇江,卫士封耀松来到餐车通知我说:“主席已经连续工作很长时间了,很辛苦。一会儿主席过来吃饭时,你陪着他一起吃,随便跟主席聊聊天。给他老人家调节一下精神。”啊!我一听让我陪主席吃饭,连忙摆手说:“不成,不成,那怎么行啊!”因为我觉得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服务员,让我陪伟大领袖毛主席吃饭,这未免太超出自己的地位和身份。再说主席知识渊博,我担心回答不了他老人家的提问。我又摇头又摆手。封耀松一听有点急了:“不成?怎么不成啊?毛主席连续工作好长时间了,太辛苦了。你陪着他一边吃饭一边聊聊天,活跃活跃气氛,给他调剂一下精神嘛。再说了,主席不是说过和你还是亲戚呢,你就边陪他吃饭边聊聊天嘛!”封卫士一下说了这么多。我看他有点儿着急,急忙解释:“不是我不想陪主席吃饭,就是有点不好意思。其实,能跟主席一起吃饭,我是巴不得的呐!”这时餐车主任也过来说:“小王,既然让你陪主席吃饭,你就作陪好了,我来替你值班。”封耀松听完,才放心地笑了。后来在毛主席专列工作的十几年里,陪他吃饭就成了我平常的工作。

  封耀松走后,我还在回味着他的话:“主席太忙了,太辛苦了。”是啊,我上车时间不长,跟他老人家接触的不多,但我却耳闻目睹了他老人家夜以继日的工作情景。火车上的生活单调,我陪他吃饭聊天,帮他解除疲劳,增进食欲,是我义不容辞的呀。但又一想,我都跟他说什么呀。不行,还得去请教一下小封。

  封耀松对我说:“就随便聊聊家常呗。”“那怎么聊啊,从哪说起呀。”因为是第一次陪毛主席吃饭,我把它当做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,所以心里总不踏实。“主席还说和你是亲戚呢,怎么不知道从哪说呢?”这时,我眼前又出现了第一次见到毛主席的情景,耳边响起了毛主席亲切、幽默的话语。我一咬牙,狠下心说:“行,你走吧,小封,不用你管了。”我回到餐车马上找主任汇报情况。主任说:“既然让你陪主席吃饭,你就陪着吃吧,至于聊家常,卫士怎么说你就怎么讲,要随机应变。我来替你值班。”于是,我赶快和餐车主任一起做好毛主席用餐的准备工作。

  宽敞整洁的餐车一角放着毛主席用餐的方桌,桌子上铺着洁白的台布,上面由蓝色塑料花布罩着。桌面上摆好了四味架和牙签盅。他的座位面前整齐地放好了碗筷和一小碟红辣椒,一个小碟酱豆腐。餐桌摆好后,我随手又把音乐柜打开,把他爱听的京剧唱片拿出来。准备好后,我长舒了一口气,独自欣赏了一下精心布置的餐桌,又环视了一下整个餐车车厢:餐车中间摆着一个约有3米左右的长方形桌子,是毛主席办公、接见地方领导和召开小型会议用的,上面铺着洁白的桌布。桌面上交叉摆放着一排整齐地笔筒和烟灰缸。笔筒内装有已经削好的铅笔。毛主席有一张在火车上办公的照片就是在这个会议桌旁照的。

  

  原总政办公厅编研局局长梁德武大校(左)、新四军研究会会员胡山(右)在走近毛泽东——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(第十场)上。(中红网布铁威摄)

  

  开国中将刘忠之女刘蒨、原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之子罗振夫妇在走近毛泽东——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(第十场)上。(中红网布铁威摄)

  

  朱家胜少将之子陈德延(左)、红色收藏家金铁华在走近毛泽东——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(第十场)上。(中红网布铁威摄)

  

  韩治中之女、中直育英学校校友会办公室主任韩明(左),陈春森之子、晋察冀日报史研究会陈华在走近毛泽东——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(第十场)上。(中红网布铁威摄)

  整个车厢清新、典雅、别致、大方,充满着温馨、恬静的气氛。我用自己辛勤的劳动,力求给毛主席创造一个舒适、怡人的用餐环境。

  不一会儿,封耀松扶着毛主席从公务车走过来。我赶紧迎上前去搀扶他到餐桌旁。他落座后,我坐在他对面问:“主席,您休息好了吗?”我望着主席那显得有些疲惫的面容问道。“还好,有时睡不着觉。”毛主席用手拍拍自己的头说。“主席,那可不成,您工作这么忙,再睡不好觉,那怎么行呢?您再睡不着觉时闭上眼睛数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……一会儿就睡着啦。我就这样。”我冒着傻气说。毛主席笑着摇摇头说:“喔,你这小鬼还是满有办法的。只怕你这办法对我就不那么管用啰。”

  这时,餐车主任端上来两碗饭,先给毛主席上了一碗饭,又要给我递饭时,我刚想站起来接一下主任手中递过来的碗。餐车主任用脚踢了我一下,示意不让我动,我才没敢站起来。开始用餐时,我拿起筷子,先主动给主席夹了些菜,主席当即用拿筷子的手指指我,又指指他自己说:“小鬼,我们平等,用不着客套,还是各夹各的吧。”

  “我们平等”,主席说的一句平常话,让我心头一热。我们崇敬的毛主席啊,在他心目中老百姓和他一样!这是毛主席与身边工作人员相处的一贯准则。仅仅和毛主席接触两次,我就觉得他很愿意和群众交谈,而且善于消除人们由于见到伟人而产生的局促感。尽管在没见到他时,心里感到忐忑,一旦身临其境,穿着非常朴素的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慈祥老人,一切都那么自然,让你觉得自己是一个与他平等相处的人。尽管如此,在开始和他一起吃饭时,我还是免不了有些担心。怕什么呢?他知识太渊博了,怕回答不了他的提问。但他的一句“我们平等”。使我开始时的心理忐忑又被他的平易近人驱散了。

  毛主席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饭,不时夹一两口菜。还间或夹起小碟中的红辣椒有滋有味地嚼着。看着主席吃饭时那香甜劲儿,我由衷地感到他老人家既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那样可敬,又像一位朴实厚道的农民那般可亲。我慢慢地吃,边吃边看着,他不时夹起小碟中的红辣椒放到嘴里有滋有味地咀嚼着,看着毛主席吃饭那么快,不知怎么的,我突然感到他真像一个朴朴实实的老农民,好像吃完饭还有好多急事等着他去做一样。

  看着毛主席风卷残云的样子,我真想劝他慢点儿吃。但怎么也鼓不起这个勇气。正在我沉思的这一刻,他夹起一只红红的小红辣椒放到嘴里,边吃边问我:“哎,小鬼,你敢吃辣椒吗?”

  我看了一眼小蝶子里红红的小辣椒,犹豫了一下,鼓起勇气说:“敢!”说着,就夹起了一个小点的红辣椒放到嘴里。在主席面前夸下了海口,就不能退缩。主席立刻伸出大拇指夸我:“好样的!好样的!”主席这一夸,我更二了。一咬牙,一闭眼,哎呦,谁知这小辣椒辣得特别。我刚刚嚼了两下,嘴里立刻辣得像着了火,也不敢往外吐,眼泪一下流了出来,额头上立刻冒出了汗珠。我顾不上很多,赶紧端起了米饭,一个劲地往嘴里扒拉,满脸通红,汗也一下子流了出来。我一边摇着头一边说:“哎呀,真辣,真辣!”毛主席停下了手中的筷子,愣着神看着我的狼狈相,哈哈大笑起来。他翘起大拇指说:“好样的!好样的!这辣椒可下饭了,再吃一根怎么样?”我连连摇头摆手:“不敢,不敢啦,不敢吃啦!”这时,我也顾不上是在陪主席吃饭,摇头晃脑地大声喊起来。厨房的师傅们听到我的喊声,知道我出了洋相,笑声也从厨房传出来。不知是谁边笑边说了一句:“这小王又出洋相了。”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。而毛主席好像并没觉得我有什么失态,依然笑着对我说:“其实辣椒是个好东西,是开胃下饭的,只是你不习惯吃它,一旦你吃习惯了,那就会每餐都离不开它了。”

  毛主席很快就吃完了饭,他又叫我把盘里剩下的菜给消灭掉,我顺从地把盘中的菜拨到自己的小碗里,迅速地吃光。餐桌上只剩下小碟里的几根红辣椒。这时,餐车主任走过来问:“主席吃好了没有?”主席说:“吃好了。”主任就把餐具收走,把餐桌擦干净。毛主席从牙签盅里取出一支牙签,一边剔牙,一边听京剧。他听得很入神,一边听,嘴里还随着唱片里的唱腔跟着哼唱着,头也自然地摇晃。还用手在桌面上轻轻地打着拍节。我看着他悠然自得的神态,心里美滋滋的。看得出这会儿的他,已经不是刚进餐车时的满面倦容和疲惫的样子了。

  我清楚地记得,当时,毛主席听的是张学津唱的《借东风》那段唱腔。或许是他的情绪感染了我,我也听得很有兴趣。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诸葛亮的那段唱词:“习天书学兵法犹如反掌,设坛台借东风相助周郎,曹孟德占天时兵多将广,领人马下江南,兵扎在长江上……”这段唱腔很好,张学津唱的也好。连我这个不懂京剧的人都听得入了迷。当唱片刚一放完,我便赞叹道:“这段唱得太好了!诸葛亮真是足智多谋。”主席点燃了一支烟,吸了两口,点点头说:“确实很好听。京剧是讲究韵调和板眼。你可知道这段是什么板眼吗?”我摇摇头说不知道。于是主席很有兴趣地板着手指头告诉我:“这是二黄导板回龙。”又板着第二个指头说:“还有二黄原板和二黄散板……”我着实佩服主席在京剧方面的知识和见解。看到主席情绪正好,我插话说:“主席,我不仅喜欢诸葛亮这段唱,还喜欢诸葛亮这个人物。他足智多谋,善于用兵。成了一种智慧的化身。但是,拿诸葛亮和您相比,您可比他高明的多!”在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主席也在认真地听着。听到我最后突然冒出的一句:他比诸葛亮高明。他老人家似乎愣了一下,好像从《借东风》的思绪中回到现实,慢慢地“哦”了一声问我:“怎么个高法?我怎么比诸葛亮强啦?”我说:“您总结出的游击战争的十六字方针:敌进我退,敌驻我扰,敌疲我打,敌退我追和诱敌深入战术,不都比诸葛亮高嘛。我们中国的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那不都是您指挥的吗……”听我说到这里,毛主席摆摆手对我说:“得,得,这次聊天算你赢啦!”我听后得意洋洋的。他看我这得意忘形的样,用手指着我说:“小鬼,下次聊天我可要考你京剧方面的知识。”我一听,“啊!”了一声,吐了下舌头。为了下次能给他聊到一起,我还得赶紧学习京剧知识。

  后来,因为毛主席公务车的姚淑贤同志调到铁路防疫站工作,我便从餐车调到毛主席的公务车做列车员工作。和毛主席接触的机会更多了。

  

  环球百通(北京)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王清和在走近毛泽东——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(第十场)上。(中红网布铁威摄)

  

  中国紫宫禁城美髯公画家陈敬明在走近毛泽东——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(第十场)上。(中红网布铁威摄)

  

  走近毛泽东——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(第十场)现场。自左至右:军品大王李长东、北京秀领科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丽丽、北方微机电集团有限公司安全环保部尹晓红。(中红网布铁威摄)

  

  原毛泽东旗帜网站工作人员李靖在走近毛泽东——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(第十场)上。(中红网布铁威摄)

来顶一下

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

相关链接

推荐图文

栏目更新

栏目热门

网站介绍 | 保护隐私权 | 免责条款 | 意见反馈 |
毛泽东1949(www.mzd1949.com)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3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
交流QQ:2745448290 鄂ICP备13013843号-3